乐天堂fun88导航

申请23880元年电信宽带装得却是3980元年移动宽带

发布时间:2018-11-22 10:46

        

 

 

 

     

  “互联网+”时代,对入驻写字楼的每一家公司而言,都离不开网线,这是信息化时代企业办公的必备硬件。

  然而,恰恰是这件信息时代的刚需产品,却成了沪上部分写字楼入驻企业的心头大患。

  “明明申请的是23/年的电信宽带,装得却是3980元/年的移动宽带。”一位从事通讯业务十多年的业内人士说,因为所谓的网络配套服务“独家代理”模式,在沪上部分写字楼已成为行业“潜规则”,使得“变相收取相关费用”甚至欺骗客户等乱象大行其道,不但剥夺了企业正常的市场选择权,导致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甚至侵害了企业最核心的信息数据安全,成为影响上海营商环境的一大隐疾,亟待规范。

  今年初,慕某物流公司计划将公司搬迁至杨浦区长阳路1514号鑫谊园区内一幢写字楼内。

  然而,在安装网络及电话专线时,却被服务大楼的上海星海时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告知,大楼的网络独家代理公司是上海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所有业务均由其一家代理。

  他们公司业务对网络要求很高,必须要有固定的IP地址,虽然公司之前有合作的通讯公司,但因为该写字楼网络代理权被独家代理的缘故,他们只能妥协。

  但接下来发生事情却令方先生始料不及,他提供的合同显示,慕某物流公司申请的是电信EPON专线元/年,公司一次性支付了两年共计4万多元费用,对方也开了发票。然而,直到线路安装完做测试时,他们才发现IP地址竟然是移动公司的,经过询价,发现这类宽带的市场价只需约3980元/年。

  “还好当初在合同中写清楚了,公司申请的是电信EPON专线。”方先生感觉对方这种行为已涉嫌欺诈,便找对方交涉,但对方拒绝退回4万余元款项。后来,慕某物流公司曾准备去法院起诉,但又担心与物业公司关系搞僵,便找到第三方出面协商。最终,上述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同意在收取1万元相关费用后,让慕某物流公司重新申请的电信宽带进场。直至目前,慕某物流公司依然没有收到对方多收的3万余元退款。

  据某芮实业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当时公司搬到了商务楼9楼,但由于联通的网络资源尚未接入到9楼,故在2楼先安放了一台临时设备,然后再拉线月初,随着楼内入住商户的增加,联通资源接入到楼层后,在9楼办公的某芮实业公司也接到通知,需要调整线路:“当联通公司的工作人员来施工时,却被告知大楼有‘独家代理’公司负责,所有楼内公司的通讯业务均由一家名为上海皓蕴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皓蕴公司”)承接,不是通过他们申请的业务,其他通讯类公司包括三大运营商都不允许施工。”

  “根据现有条例,房地产开发企业、业主委员会或物业服务企业不得向电信业务经营单位收取进场费、配合费或其他名目的费用;不得进行业务收入提成或参与电信业务的经营。房地产开发企业、业主委员会或物业服务企业违规收费,将由物价管理部门予以处罚。”他说,自从有了这个规定,上述潜规则便在住宅小区逐渐销声匿迹,但在写字楼这一块却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  按照规定,开发商在楼盘竣工前,就应该建设好用地红线内的通信管道和楼内通信暗管、暗线,所需费用也是建设预算的一部分。可实际情况却是,有的开发商为了节约成本,就把多家通讯服务商都请来“投标”,由通讯服务商支付管道费用,价高者得,也就是业内惯称的“入场费”:“相应的,作为入场费的回报,开发商就会和通讯服务商签署一个排他性协议,承诺大楼只允许这一家独家代理。等到楼房交付使用后,物业公司也会遵循这条前期协议,甚至还可能要求在网费上进行分成。”

  “电信、联通、移动,三家网络都可以拉线到楼内的总机房,但由总机房再到各楼层的管道就是我们公司来铺设的,所以我们服务的是最后这一段工程。”许先生表示,虽说拿下了独家代理,但还需每年支付物业公司一笔费用,如果让其他公司也进来做业务,那公司前期的投入就很难收回。他直言,目前,在上海超过6成以上的商务楼都会有网络服务独家代理公司的存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 

/乐天堂fun88